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将计就计

    片刻后,皇上等人离开后,大家也都陆续地退场。

    黑娘子看戏般地的看着连依,连依瞪了她一眼,“有什么好看的。”冷翼萱跑到连依面前,心里真的很愧疚,担忧地说:“连依,对不起,害你卷进这场和亲。”

    “哎,本来我们还要准备怎么糊弄那个皇子不娶你呢。现在却这样的情况,哎,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连依耸耸肩说。

    “连依,对不起,都怪我。”

    连依拍着萱萱的肩膀,恨恨的看着面前正走过了的冷翼玄。说:“本来不关你的事,干嘛要愧疚啊。反正你的三哥(咬着牙)不是很有本事吗?还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吗?”

    其他人看到冷翼玄脸色阴暗的走过来,很识趣的走开,就连爱玩的黑娘子留下一句话,“丫头,明天就开始跟我玩哦。”说完就闪开了,就连萱萱大哥他们都是迅速地闪人。关键时刻,他们也太不够义气了吧。

    连依白了冷翼玄一眼,说:“你气场还真大,把大家都给震跑了呢。”

    “他们识趣,不像你冥顽不悟,当初不是提醒过,要收起你的锋爪吗,嗯?”

    “喂,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干嘛要听你话。”连依看向他的眼神就有点心虚的说。头低的越低,我可真窝囊,怎么遇到他就那么怕他啊。

    冷翼玄冰冷的面孔,因为连依的举动,不由的好笑起来,戏谑道:“刚才谁还说自己不怕本王我来着呢,现在你怎么就这窝囊样了。呵。”

    谁叫我木连依就只有你这个大靠山可以帮我啊,算了如今就委屈听他的话吧,到时候问问他是不是穿越者或者有没有认识穿越的人,哎,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呢,遇上这个大冰人啊,不过也好过那个全身都很让人不舒服的飞月霖啊。

    连依经过多重思想的斗争,嘘了一口气,骨碌碌的眼睛盯着这个冷面人说:“我知道我错了,你会帮我吧?”

    其实刚才连依眼球的闪动全被冷翼玄看在眼里,他故意不理会她,直接从连依旁边走开。

    “喂,你干嘛走啦,我都跟你道歉啦,快点帮我想办法啊,喂,你怎么越走越快啊。”

    连依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他,真的生气连头都不回,我可是他的未婚妻啊,不过也是很可笑,我跟这个冷面男根本没有所谓情意深深,他怎么会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刚才他会那么激动说出这话,还不是顾忌他们皇家脸面。

    想到这里就一肚子气,这次可被他害惨,让我变成不贞的女子了,他总是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还不如嫁给那个狐狸男呢。想通一切的连依,收起悲凉的心情。大声的喊:“冷面男,你是个混蛋。”

    接着连依快速闪人,不然被他抓住就不得了。

    远处的他,听到她发狂的声音,脸上不由自主的弯起一个好看的笑弧,想到她抓狂的样子,他的心里掀起一阵阵涟漪,或者是情愫。冷翼玄立刻摇头,不可能的,她跟他只不过都是同类人而已,仅此而已。

    在木府里,大家似乎忘记了宫里发生的事,还是喜洋洋的筹备着三天后连依跟三皇子的婚事。大家还真的当冷翼玄很厉害吗?他真的有那么深不可测吗?他不喜欢我,干嘛要娶我,就只是遵守他死去的母亲的遗言?还是另有目的?

    连依觉的很可笑,顺其自然吧,反正只要不嫁给那个飞月霖就好了。静静的,呆在亭子里观赏着月光星辰,也是一种心境。

    “二姐,你还真是闲情雅致啊。”

    听到那么嗲的声音就知道是木连云了,她又有何贵干啊?连依不理会她,直接走开,背对着她。

    木连云咬牙切齿的说:“二姐,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之前对你做的坏事,经过一个月的反省,小妹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曾经幼稚的行为。”

    连依才不相信这丫头本性就这么快变了,肯定又要谋划什么阴谋,不是我小鸡肚肠,总是心存怀疑。我若是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估计都被人害的连渣都没有了吧。让我一个现代人要孤军奋战地面对着这些各有心思的古人,勾心斗角的生活,真让人觉的心累。

    连依没有回答她,继续背对着她,悠闲的走着。

    “木连依,你,别那么小瞧人,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

    “看吧,忍不了了吧,露出真面目了,你道不道歉又如何,我非得回应你吗?我不是什么善良人,特别是对你这种伪善人。”

    木连云一眼阴狠的看着这个贱人的背影,我看你能不能活到成亲那一天,哼。

    回到竹苑园,连依心烦的赶走那些不相干的人,吩咐雪玲不准其他人踏进这里。

    接着,连依就一直躲在药草堆里,似乎在沉思有好像在游神。隔天,连依果真跟黑娘子玩游戏,既然在玩谁能够研制出最毒的药来,让对方解不了的药。弄的对方互相疼痛,最终还是把毒药解开了,平安无事。

    到了夜里,连依终于累的的躺在水里沐浴,雪玲看的出小姐这些天心情不好,站在屏外的她,忍不住开口了:“小姐,你是不是最近心很烦?”

    连依睁开眼皮,轻声说:“你看出来了?哎,我发现心情不好去制造毒药,超容易的耶。”

    雪玲听了就冒出几条黑线来,说:“小姐,这个玩笑不好笑。”

    “雪玲,你有喜欢的人吗?”

    “额?”雪玲心想小姐的话题转的还真快。

    “对了,你都失忆了,你为啥会失忆呢?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什么人,我总觉的你不是做丫头的料,你长的也美,性格又冷,武功又不差,难道你以前会是……”连依根据自己以前看的很多小说的情节,推理下来,顿然想到一个词,停了下来。她不敢想下去了。

    雪玲被连依说了那么多话,也很想自己是什么人,头有点隐隐发痛,说:“小姐,怎么了?会是什么啊?”

    连依快速穿好衣服,急急的走到雪玲面前,很严肃的说:“雪玲,你还记得你醒来的时候在哪里吗?”

    “我记得醒来时就躺在河边,身上也没有哪里受伤,倒是自己身上有武功这事却是自然而然就使用出来了。”

    “就这样?有些奇怪。”连依疑惑地盯着雪玲。

    雪玲坦荡荡地让连依看着,淡定地说:“小姐,雪玲当时也觉的奇怪,也怀疑过自己的身世。但是现在跟了小姐你,雪玲心里就认定了你就是我的主人,所以我也不想再去追究自己的以前。”

    连依抓着雪玲的手,说:“对不起哦,我只是觉的你身上发生的事都有些不太寻常,当然啦,我也是好奇心作祟嘛。对了,你记得是在那条河吗?”

    “嗯。”

    灵机一动,连依突然有个想法,“嘿嘿,雪玲,我们一起去旅游吧,顺便也去找找那条河,看看能否寻得的你身世。”

    连依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从心里就相信她,也许是自己的第六感在作怪吧,总觉的雪玲身份估计不是那么平凡。

    连依握住雪玲的双手,说:“别乱想了,你能活下来,肯定是老天爷给你一个重新生活的机会,或许也是让你去解决你还没有做完的事情。放心吧,我会帮你找回记忆来,不管这记忆好坏如何,至少,不会让你感到那么无神,嗯?”

    雪玲泛着泪光,打从心里很感激小姐。

    接着两个人就在房间里,说起悄悄话来,好像在筹划着什么?

    后天,三王爷府里张灯结彩,王府里坐满了高官贵族,而冷翼玄也准备出去迎接新娘时,却发现轿子里是空的。

    新娘子不见了?

    大家都惶恐的看着冷翼玄,很怕一不小心就成了他手下的冤枉头。

    谁知,冷翼玄邪魅一笑,说:“传令下去,即刻搜寻王妃,本王要亲自抓她回来。”就知道一刻不盯着你就会到处乱跑,是时候到外面看看,到时候抓到你再惩罚你。

    其实冷翼玄那天晚上故意不派暗影去监视连依的,连依才会容易的逃脱出来的。

    静谧的森林处,传来赶路的马车声。

    马车里,有人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雪玲,怎么样?我的计谋不错吧,成功逃离出来了,想必他们个个都弄混了吧,哈哈哈。”

    “小姐,这样子的话,岂不是四小姐她反倒被人绑走了,还有三王爷此时应该怒火冲天吧?总觉的接下来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木连云她自食其果,冷翼玄最好就是能气死他,哼。”连依嘟着嘴。其实自己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不想自己就那么轻易的嫁给那个冷面人,更不想被人控制,太束缚自己了,还不如自己出去外面找未来伴侣呢。

    雪玲不由的笑起来,说:“小姐,你不喜欢三王爷吗?”

    “雪玲还不快点换上男装,还有我刚才给你的那瓶药,快喝下去,我保证没有男的敢接近我们。快点啦,本小姐赶时间去外面好好旅游呢。”

    哎,小姐又是转换话题了。

    其实那天晚上,连依故意穿着新娘装在院子里悠哉的走动,因为她在等,等有人快来绑架她,因为她知道木连云现在肯定按耐不住了,她已经知道我是百毒不侵,肯定不能用药害我,那就只能叫几名打手把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打晕带走,虽然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

    果然,我被人打晕带走,身后的雪玲武功可不低,紧跟着那几名黑衣人。来到后山处,雪玲很清楚的看到四小姐木连云,木连云看到木连依顺利被绑,不由地奸笑的道:“你们几个只要把她带到飞月府去,飞月皇子肯定重重有赏。”

    几名黑衣人要走时,雪玲矫捷的身手,快速把几个人都点穴了。把装在黑袋子里的连依救了出来。

    “他奶奶的,木连云你还真的自私到什么都做的出来,既然要把我奉献给那个飞月霖。这次就换你替我试试。”连依无视掉木连云含泪求恳的样子,自己咬牙狠心的把她装进黑袋子里。

    连依走到那几名黑衣人面前,笑嘻嘻的说:“这次算你们倒霉,试试我独家秘制的忘了散。”接着就撒手喷撒他们,雪玲带着连依飞走,剩下的,黑衣人们好像真的忘了刚才发生的事,继续领着袋子朝着目的地飞去。

    木连依不了解飞月霖本人的手段,殊不知,木连云被带到那里会是何番折磨,生不如死。当然,这是后话。

    而另一边,连依在上了花轿,在途中就利用药物忽悠迎亲队伍,顺利的逃离出来了。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身着白衫的连依开心的哼起梁静茹的歌来,连依只要想到自己打扮成男装去外面闯荡,感觉好爽啊,呵呵,更值得高兴的是自己又是成功的酿制出一种可以保护女生的药,哈哈哈,我木连依实在是太天才了。

    雪玲听着小姐唱的歌词,思念,难道小姐是在思念三王爷吗?那小姐为啥唱这首歌的表情反而是很欢快呢。难道小姐只是在掩饰自己的心?

    眼见快要到雪玲曾经受伤的小溪边的地方,连依心里无比的开心,是穿越过来这么多天,最高兴的一天,呵呵,终于逃离那个冷翼国了。

    连依转过头来看看雪玲,却看到她一脸心事,说:“雪玲,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小姐,你刚才唱的那首歌是在思念吗?”雪玲还是纠结的问了出来。

    哎,这古人跟我这个现代人沟通真的不止一点代沟啦,我要有耐心谅解。

    连依弹了雪玲的额头,笑着说:“我才没有思念谁,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可是第一次出远门,我可要好好玩个够呢。雪玲,你别想太多,好好放松一下心情。我也知道你在顾忌什么,我坚信我的恋爱我做主,真正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

    雪玲虽然听不太懂最后一句,但整体上还是理解了,出门第一次咧开笑容,说:“嗯。”

    两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从马车走了下来,一位白衫衣服的公子不知道在车夫面前撒了什么,车夫立马的呆呆的驾着马车离开。

    接着一白一青的两人悠闲的欣赏高山流水,惹来山脚下那村子里不少少女的注意。

    “呵呵,雪玲,你看我们两个多帅啊,引来那么多少女眼光的追逐,哈哈。”连依眼球坏坏的转动,又跟雪玲说:“不然,我们去调戏一下她们怎么样啊?肯定很好玩。”

    “小。。。木兄,请你言语不要那么轻浮。”

    “啧,学弟啊,你太不懂的风趣了。哈哈耶突然觉的叫你学弟还真顺口。”

    不的不说,雪玲这几天真的见识到小姐的无赖邪恶的一面了,不过这“学弟”一词可以换掉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