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七章 出发

    静吧舞台中央,主唱果然换了一首欢快的曲子,意大利的声调,带着微微的慵懒与撩拨。

    霄梵静静地望着峤子墨,声调平稳,若有深意:“子墨,你当真,一点感受都没有?”

    自古至今,女子过于刚强,最后的结果,从来不是真善美结局收场。

    他知道霄梵话里的意思。也知道,他并非是真的因为记恨云溪这次的冷静直白,而是,真的心中怀疑这个问题。

    刚强吗?

    的确,他承认。天南地北,他见过那么多优秀女性,即便是最著名的女政治家,也并非是一味地硬碰硬,女子,天生便有男人无法拥有的以柔克刚的本能。可是,她,从来不。

    不管是最开始在学校里,被室友栽赃陷害,在商场里,和萧氏死磕,还是在手下公司敲钟上市的时候,她似乎从来不愿意利用她天生的优势,去软化别人的看法。

    她只是妖娆的笑、清冷的笑、淡然妩媚的笑,似乎全世界在她眼中,都是一般。

    她只用自己的实力说话,至于其他,从来只在耳后。

    男人,无论年纪大小,总是希望在自己的情侣身上找到与众不同的感觉。

    他侧着头,随意看了一眼四周在做的客人。不论任何过度,任何种族,似乎年纪大的男人人大多愿意找嫩的女人,不仅仅是因为贪恋颜色,还有一种心理,是满足感。作为男人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男女关系,失去平衡,最后的结果,便是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可无论她有多厉害,她始终是冷云溪。他爱的这个人,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他并未对再说一字,可多年的默契,霄梵还是在他眼中看到了答案。

    那一刻,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其他,霄梵只觉得空荡荡的。良久,出了酒吧,被晚上的凉风吹散了酒气,他静静一笑,或许,真的要提前开始准备红包了。毕竟,能让子墨露出那样笑容的女人,这世上怕是除了冷云溪,再没有第二位!

    峤子墨送霄梵回了酒店之后,并没有急着回住处,而是先回了一趟办公室,夜深人静,打开电脑,看着上面的照片,脸上一片沉思。

    流民谋杀案、袁佳琪绑架案都已经非常清楚了,幕后凶手都是乔老,但袁莼的失踪呢?虽然已经拍到了袁佳琪的照片,可是,袁莼至今下落不明。是被乔老得手了,还是,她本身行踪就不能为外人道?

    这个人,出现和消失的时机都太过突然。之前调查她的背景,也很简单,因为她没有子嗣,对侄女袁佳琪格外看重。如今,她侄女已被人绑架,她若是自由身,应该立刻有所行动,可她却这样人间蒸发,是巧合,还是蓄意?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卓风将手头所有资料处理完,正要出门的时候,看到他办公室的灯竟然还是亮着的,忍不住推门进来,见子墨对着电脑神色幽深,忍不住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袁莼的照片。当即,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还没查到结果?”

    按理来说,他们的人也派出了不少,为什么到现在反而一点结果也没有?是有人故意藏匿了她,还是她本身就具有这个本事?

    “目前,还不好说。”子墨随手,笑了笑:“总归,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卓风一愣,听他话里的语气,是已经有了端倪?毕竟,他手底下的人,各个不是简单人物,有些事情,或许子墨连他都没有告诉。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不高兴的地方。自小,峤子墨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就不是一般的存在,有些事情,他比他看得深远,这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峤子墨点了点头,拿起外套,关了房门,两人一起驱车回去……。

    这一天,霄梵虽然被云溪一竿子打颓了兴奋度,但大约是晚上喝酒喝痛快了,又或者是彻底放下了,一夜好眠,倒是第二天接到电影导演的电话的时候,他还微微愣了一下。

    所以说,这世上,能成功的人,都是有背后的缘由的。

    冷云溪可以绕开霄梵直接给导演下达命令,做为投资方,导演自然不可能得罪她,但是,作为另一位重要人物,导演自然也不会完全把自己划到墙头草的位置,于是,今天打电话,一方面是委婉地表达之前“紧急宣传”的原委,另一方面,自然也是汇报好消息!

    “因为另外一组非常优秀的后期制作公司的加入,现在整部电影已经进入完善阶段。各大影院定档日期都已经完全排下来了,您这边可要先看看?”

    虽然收购h国海运公司的路子是不准备再走了,但这部电影事关他目前公司的走势,这点,霄梵很清楚。

    导演虽然是在拍摄过程中,在剧组中,说一不二,但说到底,冷云溪那个作风,哪里有导演反抗的余地。对于他眼下语气里的讨好和恭敬,霄梵倒没有再提什么,只是看了看行程,和他约了碰面的地点和时间。

    既然手头上没有其他事情,便全心全意地把这部电影做到最好,这也是目前他能唯一忘了收购h国海运公司的办法了。

    霄梵笑了笑,抬头揉了揉太阳穴,经过一个晚上的冷静,他也不得不承认,提前上映的确有冷云溪所说的好处。

    如今这部电影,未播先火,不管是在欧美还是在亚洲,各种宣传和娱乐造势都已经达到疯狂的状态,电影正是要乘着现在风头最劲的时候上映,否则到时候再想炒起这样的热度,花费巨额资本不说,能不能达到理想效果还要打个问号。

    上飞机前,他想了想,还是给云溪发了条短信:“我先回国了。”

    云溪望着手机,回头看看峤子墨:“你昨天晚上和他说什么了?这么快就转性了?”

    按理来说,受到打击,一时没法接受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听子墨的意思,收购h国航运公司还是霄梵一直心心念念的梦想,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态度转个一百八十度?

    “就看他喝了瓶酒。”峤子墨亲亲她的额头:“他又是小气的人,你干嘛这么惊讶?”

    昨晚,子墨回来,身上一点酒味就没有,他说他喝的白开水,从头到尾,只是看着霄梵喝酒,如今看来,竟然是真的。太匪夷所思了。

    一手支着下巴,云溪看了看手机,转头拨了另一个电话:“pola,可有时间?”

    polaris如今正好是闲季,手上的活不多,知道云溪找她肯定有事,直接笑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你认识的明星和超模不少,能不能麻烦个事?”云溪知道她们之前肯定也看过直播专访,就简要说了一下电影即将上映的事,“可以的话,我还是想把首映式弄得热闹些。”

    热闹些?完全是想群星荟萃吧!

    pola乐得很,年纪大了,看着冷云溪每次做成一件事,总是会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那时候,还是个学生,一脸清冷,看上去疏离、无法接近,但深入接触下来,才发现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不管是司徒白,还是鎏金,还ris,但凡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她从不会推脱。明明靠着脸就可以横行无阻,偏偏想要靠才华吃饭。关键是,她的才华一亮出来,让所有人连她的外貌都可以忽视了。这么多年来,时尚圈那么多功成名就的人,看得多了,唯有她这样的,却少之又少。

    “没问题,我今天就和比较熟的一些明星、超模经纪人联系一下,到时候给你回复。”pola回答得极为干脆。

    云溪想了想,又hristianlouboutin的营销总监也打了电话,因为他和pola本来就相熟,虽然处于同一行业,但认识交往的圈子却有一定区别,两人很快约定,他会和pola一起帮忙这次电影首映式。

    自然,他也不忘调侃,云溪那天在法国的发布会实在是有所保留,弄得香港的娱乐公司如今名声大振。

    靠着一个人的名气,便能撑起整间公司。

    挂断电话hristianlouboutin营销总监静静地看了一眼窗外。这种事情,打底也只有最顶尖的名流才能做到。

    当初,找上她去合作高级定制,想想,怕是他这几年来做的最随心所欲,同时,又是最成功的一件事!

    云溪打完电话后,和霄梵发了条短信,把宣传安排的事情告诉了他,顺便懒懒地躺回沙发上:“哎,刚起床就觉得还想睡,我果然是越来越懒了。”

    子墨好笑地看着她曲线毕露的样子,走过去,打横抱起:“想睡就到床上去,沙发睡得不舒服。”

    云溪仰面点点头,竟然就这样闭着眼,直接睡过去了……。

    在外强势冷然,回家傲娇妖娆,这个反差萌……。

    峤子墨觉得,大抵,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看到。

    时间匆匆,在伦敦,除了卓风动不动因为国际形势而不得不全世界飞,云溪和峤子墨这一个月简直是过得舒心得不能再舒心。公司的事情全部都已经上了正轨,完全不需要她再天天操心,于是,明天睡到自然醒,有空就去觅寻美食,天气不好,就在家和子墨享受二人世界。倒是那张床……

    云溪看了看被子,又看了看峤子墨一脸好心情的面孔,是不是如今呆在它上面的时间有点太过了?

    果然,男人,不管外表上看起来什么样,本质里,都是食肉动物……。

    “怎么了?”看她一脸悠闲地开着衣橱,在挑拣衣服,峤子墨递给她一杯鲜榨果汁,诧异地问道。

    “明天电影首映式,我在看有什么衣服可以穿过去。”昨晚已经和所有人都通过电话,国内的首映式鎏金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鉴于她目前在英国,从来没有那部中国电影在国外的首映式汇聚过这么多明星,所以她准备再开一次先河,直接飞去美国参加海外首映。

    “需要礼服?”峤子墨扫了一眼她的衣橱,因为是临时过来伦敦,放着的都是日常衣物。若是走红毯,倒是要提前准备了:“要不要今天出去买一件?”

    云溪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不用。”她邀请ris,要是敢穿别人家的礼服,怕是她会哭给她看:“你明天有空吗?一起去?”

    “好啊。”他想了想,自己的西服在这倒是不少,轻轻地咬了咬她耳朵:“需要我准备什么?”

    “嗯,”云溪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两眼,穿着睡袍的某人。果然,不管是什么打扮,都能让人醉生梦死,“只要你人到了,估计是个人都恨不得扑到你脚下,哪里需要准备?”

    子墨好笑地睨她,怎么感觉她这话里,有一点点酸味?

    “好了,明天要去美国,你今天还是先去一趟办公室,有什么事情也好提前安排一下。”卓风每次回来看到他和她腻在一起,都说子墨堕落了,从来只是个工作狂的说,如今倒是大半事情直接丢给他。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反正,还是要给第一公子一点面子的。

    子墨摸摸她的头顶,“你好好的,我下午回来。”

    “嗯。”云溪摆了摆手,见他开门离去,想想,还是ris打了个电话:“你那有没有男装?”

    “干嘛?ris正好将明天要给云溪穿的礼服架好,听到她声音,微微一愣。

    “我未婚夫第一次和我正式亮相全球啊,怎么说,也要郑重点啊。”嗯,反ris见过子墨,对于他的气质和身材有一定了解。鉴于她的审美能力和专业度,云溪毫无愧疚的直接把这个难题丢过去。这个事情,前几天其实她有想起来来着,只不过,后来晚上和子墨喝了点酒,然后……。然后的回忆就有点限制级了。

    云溪视线从床上一转而过,不着痕迹地压了压脸颊的温度。

    “就差一天了,你现在和我说!ris震天吼得,连她的助力都吓了一跳。

    “这不是刚刚才想起来吗?”云溪呵呵地笑,没有因为她的河东狮吼有任何的顾忌,“再说,我穿的是你的礼服,要是子墨穿了别的设计师的衣服,到时候和你设计衣服不搭,不是让你下不了台吗?”

    “所以,没有事先帮你男人准备衣服,还是我的错喽?ris的声音越来越危险,简直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饶是身边跟了她多年的工作人员,眼下也只想溜出去躲避暴风雨。

    “反正你又不是没有存货,我相信你。”云溪想起之前无意间在她设计室里见过几套男装,并不为她眼下的戾气所扰。

    &nbspris只能自认倒霉,深呼吸、再深呼吸!

    “你明天最好早点和你男人到我这来!”她眼睛又不是扫描仪,哪能那么精准地确定她男人的身材体格ris啪地一下,直接挂了电话,飓风扫尾般等着准备偷溜的助手:“怎么?想罢工?”

    “没!没!”自认倒霉地呵呵一笑,看ris往另一个房间去拿男士礼服,他就知道,他今晚肯定又是通宵修订衣服的结局……

    只要一天!这是准备要他的命吗?可是,看着自家老板恨得牙痒痒的表情,他竟然觉得,眼下,最可怜的竟然不是自己?

    果然,是被压迫久了,出现的幻觉吗?

    云溪这边倒是彻底解放了,随意收拾了点自己和子墨的随身行李,打包后,安然地享受了午餐,只等着,下午子墨一回来,就可以直接往机场出发……。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