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最坏的打算

    庞贝帝国,罗曼城。

    在人类避祸救赎大陆以来所兴建的城市中,罗曼城是最古老,也最宏伟的一个。

    当年罗曼皇朝建都于此,两百年间,将城市扩大了十倍。其后庞贝帝国袭承至今,又陆续扩建,如今罗曼城的规模不光称雄救赎大陆,甚至比起历史上神赐大陆的那些雄城,也不遑多让。

    然而,就是这样的雄城,如今也一派拥挤混乱的景象。

    大量从东北方向逃难来的难民,几乎将罗曼城挤爆了。原本空置的房屋,全都租了出去,就连破旧的仓库也有人抢着要。而原本宽敞的街道两侧,都搭起了窝棚。救济所和教堂更是人满为患。

    人多了,影响的就是方方面面。

    整洁的街道变得污水四溢,泥泞难行。市场里的粮食蔬菜和肉类的供应也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偷盗和谋杀一类的案件,短时间内翻了好几倍。而拥挤的城北贫民区窝棚的一场大火,更烧死了好些人。

    这还是头十几天发生的事情。

    最近一个多月,城防军方面直接就关城设卡。每天只批准三百个通过了申请的难民入城。这基本上就关闭了普通平民进入罗曼城的通道。就连一些低级贵族和有钱人,也要想方设法才能弄到几张定居文书。

    于是,城外的帐篷就越来越多。到最后,就形成了几个大型城寨。

    人们暂时居住在城寨里,每日为了三餐奔波忙碌,为了得到一张入城文书更是绞尽脑汁,不惜一切代价。

    有花费巨额金钱钻营的;有贴上贵族,谄媚讨好的;更有不惜出卖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一座罗曼城,城内城外,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不过,就算运气好进了城,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除了物价飞涨生活艰难之外,大伙儿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魔族什么时候会打过来。

    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了。

    倒回去几个月,说起魔族,那还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不可逾越的断天山脉,就是最坚固的城墙,除了书本里的描述之外,大伙儿对魔族的印象就只是停留在法林顿要塞城下那些模糊的看不清面目的身影上。

    许多人甚至分不清魔族和深渊恶魔的区别,还有些人从小到大,都坚定地相信魔族其实就是另一种魔兽,和魔族的战争,就像是应付兽潮。

    可现在,魔族来了。

    不是在断天山脉的东面,而是真正踏足于救赎大陆。

    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庞贝帝国东北就已经糜烂。在魔族的兵锋面前,人类军队几乎是一触即溃。

    这场遥不可及的灾难,终究是发生了。就像人们总说天塌不下来,可这一天,天就是塌了!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每一个人。

    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也无论是有钱人还是穷人。

    魔族什么时候会打倒罗曼城,未来又能逃到哪里去,人类的末日,真的就这么降临了吗?这些问题,不是忙碌的生活而疲倦的奔波能够掩盖的。只要一静下来,人们就会想,就会为之焦虑,为之恐惧。

    这种恐惧,已经袭击了很多人。见天城里都有人因此自杀。

    对许多人来说,因为害怕魔族而自杀是一种很难理解的逻辑。毕竟,无论是魔族来了还是天塌了,人生最艰难至多也是一死而已。何必现在就自己寻死呢?

    可是,只有那些被恐惧折磨得寝食难安死去活来的人才知道,这是一种解脱。

    恐惧不是屠刀挥下之后,而是举起来的那一刻。

    停留的时间越长,恐惧的折磨就越深。

    每一天,人们都聚集在不知堂,政阁军方的公告栏下,佣兵的任务堂以及诸如市场,小酒馆等能够获知外界信息的地方,打探,议论。希翼得到哪怕一丁点好消息。

    例如大伙儿听说,在坎诺蒂行省,一位男爵领着麾下十来个武装骑士和一个魔法学徒,就干掉了好几十个魔族。用事实证明魔族也没什么可怕。已经有好些逃亡贵族决定联合起来回头跟魔族干。

    大伙儿还听说,帝国最精锐的雷神骑士团,战神骑士团和教廷的圣殿骑士团,已经在东面卡洛城防线几次出击,重挫魔族。使得魔族军队如今已经停下了向西的脚步,近一周来不得寸进。

    还有,斐烈帝国已经举国动员。以骑兵闻名的他们将出动重骑,与魔族决一死战。圣索兰帝国同样举国动员,召集联军北上抗敌。不仅大陆强者们纷纷出山,就连那些已经和人类分道扬镳的异族也都准备联合起来。

    每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都会让人们反复谈论,就像一块干香的牛肉,反复咀嚼。

    人类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自我安慰,也最容易适应灾难的种族了。

    地震,火灾,干旱,洪水,疾病瘟疫,战争,亲人离世……在人生的短短百年时间里,人们经历着各种各样的磨难。可是,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他们总是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就重新站了起来。

    失去了丈夫的女人,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在市井中历练得圆滑而又坚韧。被天灾摧毁了生活的农夫们,会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再一次播下种子,而被摧毁的城市,要不了几年,又是一派繁华景象。

    面对各种各样的灾难,人们总是能用最短的时间,将痛苦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

    面对魔族入侵也是一样。

    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惧之后,最近几周以来,人们终于逐步适应了这种压力。虽然每天还有大量的难民抵达罗曼城,虽然物价还在飞涨,生活越来越艰苦,但大伙儿欣喜地发现,魔族的进攻步伐,似乎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快。

    从魔族入侵救赎大陆到现在,已经近三个月来。

    的确,战争爆发前期,庞贝帝国丢了大量的土地,败仗一个接一个。可按照许多人的分析,那不过是吃了猝不及防的亏罢了。

    东北行省一向是庞贝帝国的腹地。和斐烈帝国索兰帝国哪一个都不交界。因此,帝国在这个方向的驻军极少,偶有一些也不过是用于维持治安,震慑反叛者和盗匪团罢了。其战斗力在帝队序列中根本排不上号。

    因此,当魔族入侵的时候,和他们作战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当地贵族的私军。

    这些私军的战斗力原本就不怎么样,彼此之间又没有统一部署协调,自然不是魔族的对手。况且,三百年来,魔族这两个字带来的恐惧早已经刻进了骨髓里。此刻陡然遭遇,任谁也难免慌乱。

    再加之魔族善于使用魔雾,战斗方式和使用的战术也和人类内部战争截然不同,因此,前期败几仗在所难免。

    不过,如今帝国精锐军团都开始集结调动,战火也已经向斐烈帝国和索兰帝国蔓延过去。就如同泄洪之后,帝国的压力,已经比以前小了很多。

    在种种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支撑下,有人乐观估计,魔族要打到位于中西部的罗曼城,至少也要一二十年的时间。

    当年人魔大战,不就打了整整一百年吗?

    虽然如今人类的实力,远不如三百年前,可魔族毕竟是从断天山脉东面翻山越岭而来,山高路远,无论后勤还是兵力都不如本土作战的人类。优势劣势抵消,局面恐怕也和三百年前差不了多少。

    不过,这种论调,在九月的这一天,彻底崩塌了。

    当卢修斯坐着马车,穿过城市的时候,哪怕是隔着车窗,他也能闻到弥漫在街道上的不安。

    车轮从石板路的污水中碾过,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几个赤着脚的平民小孩,飞快地穿过车尾,跑到了街对面,钻进一条小巷不见了踪影。一个差点被他们撞上的中年大婶发出高亢而疾速的咒骂声。

    她怒气冲冲地向小巷方向挥了一下粗壮的手臂,这才离开。

    而在街口,几个绅士打扮的男人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他们的脸色阴沉,完全没有平常散步遇见熟人时的轻松愉悦,不时爆发的争吵,让他们看起来失去了温文尔雅,倒像是那些火药味十足的佣兵。

    街边一个铁匠铺里,赤着胳膊的铁匠,依然在用力敲打着铁砧上的剑胚。

    声音还是往常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就连拉风箱的伙计和挥大锤的副手,姿势也和往常一模一样。只不过,每一个人的眉头都皱得紧紧的,看起来心事重重。

    更多的人们,在街上匆匆而过。放眼看去,根本看不到一个面带笑容的。整条街上,只有几个孩子跑过时有那么一丝生气。而当孩子们钻进巷口之后,立刻就被一种压抑的沉沉死气给笼罩了。

    “快点,”卢修斯跺了跺车厢地板,对车夫道,“五分钟内赶到角斗场。”

    “遵命,我的主人。”车夫恭敬地道。

    他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嘟囔了一声:“这鬼天气,看来又是一场暴风雨。”手上马鞭在空中抽了个响,让马车加快了速度。

    很快,马车就穿过罗曼城东区的两条街道,顺着一条堆积着杂物的狭窄小巷,拐进了角斗场的侧门。

    这时候,雨已经下了起来。

    在滴着雨水的屋檐下,卢修斯下了马车,脚步匆匆地穿过走廊,走进了位于角斗场地下的角斗士大厅。

    罗曼城的第一角斗场,兴建罗曼皇朝最鼎盛的时期,耗资巨万,历时十年。是罗曼城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不过,一般人只能看到第一角斗场表面的雄伟宏丽。却很少有人知道,在角斗场的地下,还有一个远比上层建筑更庞大的地下世界。

    地下角斗士大厅,总共有三层。最下面一层是监牢,用于关押奴隶和罪犯。这些人不能称为角斗士。他们的作用,只不过是助兴的道具罢了。就地位而言,甚至比不上同样关押在这里的猛兽。

    而角斗场的第二层,就是角斗士的休息区了。

    各大角斗营的营主,会在角斗开始之前一天就把营里的角斗士带来这里。每一个角斗营都能获得一个独立的区域。饮食,美酒,乃至女人的供应都是应有尽有。当然,那都是在角斗士获胜之后。

    而在角斗之前,角斗士需要的是安静,是训练师协助的状态调整和长时间的心理调整。每一次角斗都是一次直面死亡的挑战,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因此,赛前犯下的任何错误都是愚蠢而致命的。

    最上面一层,则是角斗场最精华的地方了。

    这里是贵族和富人的天堂。

    这里有赌场,有酒吧,有舞会厅和宴会厅,还有一个小的斗笼,用于非公开角斗。他们在这里一边观看血腥搏杀,让血液在兽性的放纵下沸腾,一边享受精致的美食,悠扬的音乐和猫一般娇媚的女人。

    许多贵族都爱来这里消遣。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能拥有自由进出这里的权利的都是罗曼城最顶尖的大人物。而一般的中小贵族,若不是这个圈子里的,就算运气好混进来了也不过是徒惹冷眼罢了。

    别说攀附上谁,能不惹一身麻烦就算不错了。

    卢修斯并不喜欢来这里,不过,从门口的守卫到巡逻的护卫队,包括往来的贵族们,显然对他都非常熟悉,见了他,也都是毕恭毕敬。

    就像每一片山林,都会有一只统治的魔兽一样,在第一角斗场地下这个堪称庞贝帝国最顶尖的圈子里,也有一个所有人都必须敬畏的核心存在。

    这个人就是庞贝帝国皇室皇储,大皇子亚尔曼。

    而众所周知,卢修斯就是亚尔曼的人。十几年来,围在亚尔曼身边的贵族们不止一次见证了卢修斯对亚尔曼的影响力。

    卢修斯是亚尔曼的首席智囊。可以说,亚尔曼对卢修斯是言听计从。

    平常,亚尔曼寻欢作乐的时候,卢修斯很少参与。这位帝国皇家宫廷大学士,更多的时候是呆在皇宫或者皇家学院的图书馆里看书,偶尔的消遣,也不过是在罗曼城西府邸附近的湖边散散步。

    在没有亚尔曼召见的时候,卢修斯近乎是不存在的。

    他并不热衷于权势,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需要用某种特殊方式才能满足的嗜好。加之个性恬淡清高,因此,许多人在亚尔曼身边多年也没见过他出现几次。

    有时候亚尔曼举行宴会,都要派人三催四请,他才会勉为其难现身几分钟。往往不等宴会结束就先行离开了。

    不过,只要事关紧急,他就一定在亚尔曼的身边。

    就如同此刻一样。

    走进角斗士大厅,卢修斯一眼就看见了亚尔曼。

    身材高大,体形彪悍的亚尔曼,有着庞贝皇室特有的绿色眼睛和浓密的卷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豹子。

    此刻,他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丝绸长衣,正如同兽笼里的困兽一般来回踱步。四周,无论是端着食盘和银水瓶的侍女,持矛的护卫,还是衣着华丽身份尊贵的大人物们,个个都小心翼翼,连大气也不敢出。

    气氛,显得异常压抑。

    卢修斯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切,都只因为日前从东北传来的一个消息。

    局势恶化了。

    魔族在短短三天之内,忽然发动了一系列的凶猛攻势。

    先是东北线的季风城丢了。那是一座古老而坚固的要塞,驻军一万五千人。由四位大光明骑士领衔镇守。原本大伙儿以为能守很长时间,可一夜之间就莫名其妙地陷落了。如此一来,东部防线顿时就打开了一个缺口。

    同时,在北面,两个侯爵的领地城堡连同他们的军队被魔族一口吞了下去。被派去救援的部队还中了魔族的埋伏。两千多人只逃回来不到一半。这意味着,魔族的兵锋可以在北面有更大的腾挪空间。

    万一他们迂回向南的话,那么,关键的卡洛城防线,或许就会面临崩溃的危险。

    如果这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南面,原本根本就用不着和魔族作战的边军第三军团在摩西城全军覆没,就足以震动整个帝国了。

    没人知道摩西城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家只知道,兵力高达三万的边军第三军团,一夜之间就彻底溃散。军团核心高层死战之后,生死不明,数以千计的逃亡士兵散布于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简直一片糜烂!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懵了。

    之前大伙儿以为还能够和魔族僵持,可没想到对方一发力,己方就接连惨败。而按照魔族现在的攻势和速度,打到罗曼城恐怕连半年也要不了。那些以空间换时间,坚持一二十年的想法简直天真可笑!

    身为皇储,亚尔曼显然是压力最大的那一个。

    七年前,陛下就将庞贝帝国的军政事务交了大部分在亚尔曼的手里,魔族入侵之后,亚尔曼更是所有目光的焦点。帝国未来如何,他有没有能力成为领导庞贝帝国雄霸天下的伟大帝王,就看他这一次的表现了。

    因此,这是亚尔曼的一个巨大危机。如果他不能解决问题,而被陛下收回权力,那就意味着他的失败。

    别以为皇储就一定能继承皇位。亚尔曼让人羡慕的身份,同样是一个危险的火山口。

    庞贝帝国的皇子超过三十个。其中和亚尔曼年龄相仿,有着相当势力和竞争力的皇子,就有七八个。他们就像狼群里的年轻公狼,野心勃勃。一旦亚尔曼犯错,他们立刻就会群起而攻之,将他拉下皇储宝座。

    权力,是一剂充满致命诱惑的毒药。更何况,这是一个庞大帝国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能够在机会面前无动于衷。

    因此,卢修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事实上,他动身的时间还在亚尔曼的送信侍从赶到之前。

    而卢修斯此来,并不仅仅为解决亚尔曼的问题。

    很少有人知道,身为皇家大学士的卢修斯除了精通历史、天文、地理、文化艺术等方面并有着出众的谋略之外,还是一位研究了魔族十几年的魔族专家。

    用一位卢修斯的挚友的话来说,卢修斯甚至比魔族自身,更了解这个种族。为了研究魔族,十几年来,他几乎每年都要去一趟法林顿要塞。与无数和魔族打过交道的人交谈,查阅无数的书籍资料。

    也因此,当得到西面的消息时,卢修斯知道的远比其他人更多。而局势,也那远比亚尔曼的地位受到威胁严重得多。

    一见到卢修斯,亚尔曼的眼神顿时一亮,叫到:“学士。”

    “殿下。”卢修斯走到亚尔曼的面前。

    环顾四周,卢修斯发现,这个原本供人享乐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军事会议室。柔软的沙发被撤去,中央一张巨大的条桌上铺着一张巨幅军事地图。而桌边,十几位军方将领和贵族大臣,正在紧张商议着对策。

    “情况你都知道了吧?”亚尔曼二话不说,拉着他走到铺着巨幅军事地图的长桌前,焦急地问道,“快说说你的看法。”

    站在地图前,卢修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凝重地看着亚尔曼,说道:“殿下,这一次,恐怕我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最坏的打算?”卢修斯的话,让亚尔曼愣了一下。

    亚尔曼并不是一个蠢货。相反,他天资聪颖,性格坚韧而果断。偶尔的暴躁并不影响他的判断力。却让他拥有一位君主应有的压迫力和征服力。很少有人能够在他怒火中烧的注视下继续抵抗。

    就成为一个英明帝王的潜质来说,卢修斯未见过比亚尔曼更好的。

    只不过,卢修斯的话,显然出乎了亚尔曼的意料。哪怕如今的局势下,他所承受的压力远比任何人都重,也比任何人

    得到消息之后,论焦虑鹿力,亚尔曼比谁都大。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卢修斯一来,竟然说出了做最坏打算如此严重的话来。

    “什么最坏的打算?”亚尔曼问道。他感觉自己的手脚有些发凉,就连声音都有些变形。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卢修斯。

    卢修斯绝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人。相反,哪怕再坚定判断,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使用一些让人紧张的词汇。他总是从容平静,举重若轻。有时候直到事情结束之后,回顾一切,你才会惊出一身冷汗。

    也只有那时候,你才会发现在卢修斯的身上,压着多么沉重的胆子。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卢修斯说需要做最坏的打算的话,那么,自己可能需要做的,就是最坏中最坏的那一个决定。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亚尔曼一样信任卢修斯。

    在听到卢修斯的话时,长桌四周的贵族官员和军方将领们,都停止了交谈,把目光集中在了卢修斯的身上。

    有疑惑,有凝重,也有冷漠和轻蔑。

    “是啊,大学士,”一位素来最讨厌这些所谓智囊夸夸其谈危言耸听的将军上千一步,大声道,“什么最坏的打算,说来听听。就算局势不利,但咱们和魔族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呢。真正的打仗还一场没打,帝国最精锐的军队也都还没有投入作战,怎么现在就要做什么最坏的打算了?您不是害怕得太过了吧?”

    “闭嘴!米勒!”亚尔曼一脸铁青呵斥道。那将军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可神情间,依然透着强烈的不服。

    见亚尔曼转头把目光投向自己,卢修斯叹了一口气,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魔族已经掌握了某种直接通往救赎大陆的方法。”卢修斯一开口,就石破天惊。

    在众人陡然收缩的瞳孔中,这位皇家大学士一字一顿地道:“所以,我们以为他们是翻越断天山脉通过圣城增兵,完全是错误的。”

    房间一片死寂。

    下一秒,米勒的声音,就如同炸雷一般响起:“这不可能!”

    随着他的话,大厅里,顿时一片骚动,众人交头接耳,哗然一片。没有一个人相信卢修斯所说。就连亚尔曼,看向卢修斯的眼神,有充满了一丝怀疑。

    “学士,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激动的米勒,不顾亚尔曼之前的呵斥,上前大声质问道:“不经过圣城,魔族直接通向这里?他们怎么过来,飞过来,还是用他们的沙虫在地底打通一条隧道?”

    四周响起了一些细微的嗤笑声。

    众所周知,断天山脉并不是一座山脉那么简单,那是两个大陆之间的屏障,是一片绝迹的死地。除了天生的缺口法林顿以及做为第二低点的圣城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通道。

    山顶的罡风,能让最强壮的巨龙变成一片秋风中无助的落叶。而至于打通一条隧道,更是无稽之谈。别说沙虫,就算是天神,也打不出这样一条穿越百万群山,长达上千公里的隧道来。

    因此,翻越断天山脉的难度和通过无尽的死亡之海也没有区别。别说千万年来,没有人能够做到,就算有一天,真有那么一位超凡强者完成了这样的壮举,那也不意味着一支支军队也同样可以。

    况且,如果魔族不需要翻越圣城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又要攻陷圣城?若不是碍于亚尔曼殿下,许多人都想送卢修斯一句东方的俏皮话。

    “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不过,对于众人的质疑,卢修斯显然是早有准备。他将手中的笔记放在亚尔曼面前,一页页的翻开。

    “我做出的这个判断,要从十年前说起了……”卢修斯缓缓道,“不过,我可以先回答米勒将军的问题。”

    米勒在卢修斯的注视下,傲慢地昂着头,一副好斗的模样。他压根儿不相信,卢修斯能够给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然而,卢修斯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三百年前我们是怎么来的,现在的魔族,就是怎么来的。”

    “这简直是胡……”米勒一听,顿时就炸了。

    他从没听过如此可笑的解释。

    可是,就在他反驳的话才刚刚出口的时候,他却忽然愣住了,张开的嘴巴,发不出一个字。而与此同时,四周的贵族大臣和将领们,脸色也和他一样。

    一片苍白。

    而卢修斯并没有再理会他们。

    他将笔记本摊在亚尔曼面前,为他讲解自己的发现。

    “殿下,这是我摘抄的,史书《百年战争》中关于魔族入侵的记载。”他指着其中的一页记录,缓缓道:“四百多年之前,艾瓦隆大陆是完全由我们人类所统治的。那时候,我们的魔法文明正处于巅峰时期。不断涌现的魔法研究成果被运用到经济、军事、城市建设、文化教育等方方面面,与每一个普通人都息息相关……”

    在卢修斯的讲解声中,亚尔曼点点头。

    受过严格教育的他,对于人类的这段历史当然很清楚。有时候阅读史书,他也不禁遥想当年人类魔法文明的强盛并为之感叹。和那时候比起来,如今救赎大陆的人类简直就如同没开化的另一个种族一般。

    当年的荣耀和辉煌,如今就只是被尘沙掩盖的历史。这是身为一个人类,无论是平民还是皇子,心中都永远的痛。

    “……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那时候,我们的魔法研究,其实已经触碰到了一个现在被视为禁忌的领域,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卢修斯的声音持续着,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微微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那就是被誉为魔法皇冠上最璀璨珍珠的空间魔法!”

    说到这个,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

    庞贝帝国是梵丁堡和教廷山的所在地。也是三大帝国当中受教廷影响最大最深的。无论是贵族还是普通平民,许多人都是忠实的信徒,对神权的敬畏甚至远远超过了皇权。

    而空间魔法,却是早在数百年前就被教廷宣布为禁忌。

    尤其是当年圣帝以大十字术破开空间,带领人类来到救赎大陆的那一天起,穿越空间就毫无疑问地成为了神的标志。任何凡人对之触碰,都是狂妄的亵渎。研究空间魔法的魔法师,更是比亡灵法师更罪孽深重的异端。

    因此,就算卢修斯只是说一下,大伙儿也感觉怪怪的。不过没有人打断卢修斯,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的听着。

    似乎是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卢修斯说道:“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生命和空间的奥妙,只有神才能够掌握。前者或许还有神所眷顾的使者和仆人可以运用,而后者,则是神的权杖。任何狂妄的觊觎,都会引来灾难……”

    “……根据史书的记载,就在人类空间魔法取得成果的时候,魔族入侵了。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神对人类的狂妄的惩罚,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

    说到这里,卢修斯的手指,顺着笔记本上的一段话移动着,念诵道:“八月九日中午,天色忽然大变。原本清朗的天空中黑云骤生,闪电如织,狂风大作。东海岸天盛公国国都望海城南,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浮现……”

    念到这里,卢修斯抬起头,环顾四周:“我们都知道,这是空间之门。”

    众人都沉默着。

    一位贵族忽然开口道:“我记得,关于魔族如何来到救赎大陆,一直都是一个谜。天盛公国的确是最早遭受魔族进攻并覆灭的,可是,大部分历史记载里面对这一段历史都语焉不详。只有极少的记录过天盛国的空间漩涡,但也并没有得到证实。也因此,我们虽然可以确定魔族从他们的位面而来,一定是通过空间通道。但究竟是一个空间裂缝,一个自然形成的空间漩涡还是人为的空间之术,谁也不知道。”

    这位贵族本身是一位魔法师,显然对这段历史也有所研究,最后质疑道:“……况且,如果他们掌握了空间之术,我们根本不可能抵抗他们上百年。就算是现在……他们如果有这样的能力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出现在慕尼城?”

    他的话,引来了众人的赞同。

    空间之术,对如今的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是一种逆天的存在。想象一下,当对方的军队能够自由的出现在他们想出现的任何一个地方,当自己的要塞,重镇乃至国都,都被敌人如入无人之境,那是多么的可怕。

    卢修斯点了点头。对于这些疑问,他早有所料。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翻开了笔记本的另一页,一边递给亚尔曼等人看,一边说道:“是的,我们并不能确定魔族最初来艾瓦隆大陆的时候是否掌握了空间之术。但根据史书记载,魔族同样有和我们类似的空间之术的研究。这是其中一段秘闻……”

    众人围看笔记,发现上面记载着从不同研究魔族的书籍中摘抄的资料。其中好几本书,都详细记载了人类在和魔族百年战争时期,从俘虏的魔族智者,以及被摧毁的魔族圣塔中得到的关于空间之术的研究资料。

    史书记载,当时人类的大魔法师们,还从中得到了不少的启发。只不过这一切,并没能转化为成果。最终之战过后,魔法文明陨落,这些也就被彻底淹没了。

    “魔族已经掌握了空间之术,并不是我毫无根据的臆测,而是事实,”卢修斯道,“根据记载,当年魔族对空间之术的研究就已经不下于我们人类了。这三百年过去,作为战争胜利者的他们,只会比以前更强大。”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出现在罗曼城,原因很简单,”卢修斯翻到了笔记的最后,对众人道:“这些,是当年我们得到的魔族空间之术的资料。虽然已经残缺不全,但一些记载还是留下了,并且,我为此专门请教了几位帝国法神……”

    见众人都看了笔记,凝神细听,他才继续道:“空间之术并非万能。开启一条可供军队通行的空间通道,需要耗费极其庞大的资源。并不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的。当年,即便是圣帝施展的大十字术,穷尽神力,不也只是一条维持了仅仅七天的通道吗?”

    “另外,根据推断,魔族的空间之术如果成功的话,距离其实非常有限。长距离通道需要设立多个中继节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忽然偷袭圣城,不是为了翻越,而是以其作为跳板!”

    这一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尤其是几位魔法师,在看了笔记资料之后,都是缓缓点头。

    虽然大家还是觉得匪夷所思,甚至完全没办法接受,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尤其是魔族忽然出现的大量军队和加强的攻势,更是一个以“自圣城翻越断天山脉”的说法所无法解释的。

    要知道,断天山脉不但高,而且并不是一座山那么简单。那是百万大山。东西走向,哪怕是最薄弱的法林顿方向,也需要绕经上千公里的山路和动辄上百公里的峡谷。圣城所在更是崎岖难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卢修斯的说法,反倒更合理。

    “那我们……”亚尔曼最先回过神来。无论怎么难以置信,他都知道,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哪怕卢修斯所说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对于庞贝帝国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他必须比所有人都更加小心,更加谨慎。

    “做好放弃罗曼城的打算,”卢修斯毫不犹豫地道,“接下来的战争,会证明我说的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倒是宁愿我判断错了。可是,一旦我猜对了,那么我们面临的就是一个拥有源源不断兵力的魔族。”

    “放弃罗曼城?”亚尔曼来回踱了几步,良久,才一咬牙道,“这个准备,我们可以提前做。一会儿我就去向父亲禀报。可是……”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帝国百万大军,上百精锐骑士团,加上圣教骑士团,数不清的强者,难道都抵挡不住魔族?”

    “三大帝国,完全是一盘散沙,”卢修斯道,“除非出现一个能够凝聚所有人的人,否则,任何一个帝国想要独立抵抗魔族,都会遭到惨败。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必须尽早和斐烈及索兰帝国联合……”

    他最后,目光幽幽地盯着长桌上的地图,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说道:“要知道,魔族不会给我们太多机会。而我们的力量,也最多只能支撑我们进行一次决战。这一战若是失利,人类就完了……”

    大厅,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良久过后,一位贵族道:“如果要说有一个人能够凝聚所有人的话,那除了殿下,还能有谁?”

    “别奉承我,”亚尔曼扫了他一眼,冷冷道,“就是庞贝帝国,不服我的人还多着呢,何况别人?”

    众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显然,那贵族是马匹拍在了马腿上。

    世人都知道圣索兰帝国因为权臣唐纳德的存在而皇权不振。但很少有人知道,看似强势的庞贝帝国,其实也有同样的隐忧。

    原因有两个,一是神权,二是兰里斯家族。

    神权自然就不用说了。百年前,索兰大公铁骑纵横八方,所向披靡。一度打得庞贝帝国还不了手。最后是教廷出手,这才有了今日三分天下的局面。不然的话,庞贝皇室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因此,庞贝皇室在教廷面前的腰板一向都不怎么硬。况且如今的教皇尼古拉斯二世雄才大略睥睨天下,就算皇室有挑战神权的心,也没这个胆子。

    而相较于神权,兰里斯家族似乎是一个更头疼的问题。

    这个家族天才辈出,早在罗曼皇朝时期就已经权倾天下。

    他们强大,贪婪,野心勃勃。几乎每一代兰里斯家族的族长,都把成就帝国霸业当成自己的梦想。

    对此,他们毫不掩饰。

    当年罗曼皇朝崩溃的时候,他们其实就有着更多更好的机会。可是,错误的判断使得他们在那场乱世逐鹿中落了后,反倒是当初并不怎么被人看好的三个家族登上了皇位。因此,百年来他们一直耿耿于怀。

    而历史的原因,也使得兰里斯家族在庞贝帝国成了一个特例。

    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其他贵族,都没有把他们当成是帝国的一员。他们背靠的是教廷这座大山,对庞贝皇室打骨子里就看不起。之所以依然保留在庞贝帝国的贵族体系之内的位置,不过是因为利益的需要罢了。

    在帝国内部,他们插手军事,政治和经济的方方面面,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他们伸出的触手。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其实是以一种与庞贝皇室共治的姿态存在。只不过一在明,一在暗而已。

    在许多方面,帝国贵族们都不得不看兰里斯家族的脸色行事。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们。无数人的悲惨下场,已经证明了那是一条死路。

    由此可以想见,身为帝国未来的统治者的亚尔曼对于兰里斯家族的观感有多么恶劣。没有人愿意在自己的农场里看见一头横冲直闯的野猪。如果自家养的猎犬也不得不和这头野猪同流合污,那就更憋气了。

    而更糟糕的是,因为都是同一辈人,又都是帝国顶尖人物,亚尔曼时常会被人拿来与小他六岁的奥古斯都做比较。

    这让亚尔曼很难受。

    因为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他都是这种比较里的失败者。

    奥古斯都是艾瓦隆大陆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是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教子,是圣殿骑士团的未来团长,是受龙族承认的天生龙骑士,更是大陆所有女性的梦中情人。

    而亚尔曼,除了一个皇储身份之外,别的方面都无法和奥古斯都相提并论。因此,如果要说什么亚尔曼是未来人类领导者当仁不让之选的话,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毕竟上面还有奥古斯都压着一头呢。

    似乎是知道亚尔曼在想什么,卢修斯道:“其实现在讨论这个话题还太早了一些。所谓乱世出英雄,只有最残酷的战场才能告诉我们谁是我们的领导者。这个人可能是殿下,也可能是任何一个人。并不一定非得是某个被指定的人选……”

    说着,他话头一转:“……不说远了,大家应该都知道索兰帝国的卢利安行省爆发的深渊恶魔入侵事件吧?”

    众人都纷纷点头。

    因为隔得远,加之两国信息交流多少有些阻碍,因此,直到最近,关于那一战的详细信息才传递到罗曼城。

    “当初那些佣兵探索深渊的时候,不也是一盘散沙?”卢修斯道,“那里面,成名的骑士和佣兵,成名的佣兵团老手,不知道有多少。可最后,他们却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率领下逃出生天……”

    他笑了笑,不动声色地瞟了亚尔曼一眼,最后道:“所以,什么天选之子,我从来都是不信的。”

    亚尔曼冰冷的脸色,微微松了下来。

    “索兰帝国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对了,卢修斯,你见多识广,跟我说说那个费迪南德家族。我记得,前朝时期,我们和这个家族似乎还有些渊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