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他活该(求三江票)

    龙图笑一听阿岚的话,顿时乐了,龙虎门众师兄弟也是笑起来。

    几个刚入龙虎门的外围弟子,凑上前来,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的师兄。

    “师兄,你们怎么都笑了?”

    其中一个参与过偷袭阴虚门的弟子,瞥了眼身边这个新晋师弟:“小师弟,你知道整个青州城,最不能招惹的人是谁么?”

    “那自然是我们龙虎门的掌门。”

    那师弟想也不想的回答道,事实上青州城大部分人都是这般认为。

    龙虎门掌门龙行可是青州城第一高手,原本还有个阴虚门的阴绝情可以与之一较高下。

    可是阴虚门一役,偌大的阴虚门轰然倒塌,附带着丹奇宗与绣气宗也随之覆灭。

    虽然铁卷派从这次的变故中,得到莫大的好处,可是受益最大的,自然是这场纷争的最后赢家龙虎门。

    龙行稳坐第一宝座,再无人可以撼动,龙虎门更是气势如虹,成为青州城当之无愧的第一门派。

    自然再没一人敢缕虎须,仅仅数日的时间,便有数个门派,希望并入龙虎门,或者是与之结为兄弟之盟。

    那新晋弟子想着,自己这番回答,怎么也该得到大师兄的一番赞许。

    谁知道龙图笑带着嘲讽的笑了声,其他的师兄也是调侃笑声。

    “难道我说错了吗?”

    “掌门虽然是青州城第一人,可是论起这不能招惹的人,却要屈居一人之下。”

    “嗯?谁啊?难道是逃走的阴虚门掌门阴绝情?如果是他的话,倒也说的过去。”

    “阴绝情算什么东西,还不是被人虐的夹尾逃窜。”

    “实话和你说吧,这人正是这小妹妹口中的白晨哥哥,那人若是知道他的妹妹受辱,兄弟被废,这后果可就严重了。”

    “白晨?没听说过啊。”

    龙图笑轻哼一声:“没听过不要紧,可是既然知道了,就给我小心点,那白晨白公子与我们龙虎门关系非浅,千万不要学着铁卷派那般肆无忌惮,真以为这青州城没人治得了他一般。”

    众人不敢耽搁,查看了下阿岚的伤势,虽然伤在咽喉处,不过没有大碍,只是皮肉伤。

    只是地上的陈有才伤势颇重,众人忙将陈有才急救一番,然后带回龙虎门中。

    龙行正在门中教训早练弟子,看到龙图笑与一众师兄弟早早的回来,立刻迎上前。

    “徒儿,你怎么这么早归来?可是收够十位弟子了?”龙行看着龙图笑身后几个陌生的面孔,心里默数了几遍,也没看出有十个人。

    再看龙图笑怀里抱着一个小丫头,以后身后弟子抬着的担架上一个人,这人不是城里的猎户陈有才么,他与龙虎门有些生意上的往来,不过还没有熟到这份上。

    “这是?”

    “师父,快拿最好的丹药来,还有……还有把城里最好的医师都找来,快快……”

    龙行从未见过龙图笑如此无礼,龙图笑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不只是天资出众,为人处事也是相当老练熟络,从未做过这种越礼的事情。

    可是如今居然为了两个外人,如此尊卑不分,显然是事出有因。

    不过龙行不是那种拘于俗礼的人,立刻吩咐身边的弟子,去请青州城的医师。

    “徒儿,你这是怎么了?”

    “拜见掌门。”新进的几个弟子,看到有机会讨好龙行,立刻上前行礼:“这事是这样的……”

    “这是白公子的妹妹。”龙图笑不等师弟说完,一句话就让龙行脸色大变。

    “快快……快带到厢房去,去把城里的欧阳大师请来。”

    看的几个新晋弟子全傻眼了,这掌门变脸也太快了吧。

    “徒儿,他又是怎么回事?”

    “他为保护白公子妹妹而受伤。”

    龙行一听说与白晨有关系,也是不敢怠慢,立刻让人送去厢房疗伤,同时又命人取来疗伤丹药。

    陈有才的伤势不轻,不过并不算特别难治,龙虎门别的没有,这种疗伤丹药倒是不少。

    又有青州城最好的医师治疗,半个时辰后便幽幽醒来。

    陈有才感觉胸口一阵痛楚,看到眼前一女子正在面前忙碌,再定睛一看,发现此人不正是青州城的神医欧阳怜衣。

    “欧阳……欧阳神医……您怎么在这?”陈有才吓得不轻,不是因为自己的伤势,是因为欧阳怜衣在为自己治伤。

    欧阳怜衣的医术可是与她的收费齐名,用她的口号就是,只要给的价钱足够,就算是死人也要医活了。

    陈有才虽然衣食无忧,可若是找欧阳怜衣治伤,自己怕是就要倾家荡产。

    “陈兄弟,你现在感觉如何?”

    龙行一直守在一旁,目光祥和的看着陈有才。

    看到龙行守在一边,更是把陈有才吓得魂飞魄散。

    龙行是谁?他可是青州第一人。

    如今这位清州第一人就守在自己身边,又有清州第一神医帮自己疗伤,这阵仗别说他一个重伤患者,便是没病也要吓出病来。

    “龙……龙……龙掌门……您……您怎么在这?”

    龙行笑容可掬,轻轻拍了拍陈有才的肩膀:“陈兄弟客气了,你我也算是有些交情,如今你遭逢厄运,我怎能袖手旁观。”

    陈有才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自己和龙行什么时候有交情了?

    再看龙行的表情,陈有才都几乎相信,自己与他是莫逆之交了。

    “陈兄弟,听说你今日也去参加我龙虎门招收弟子的擂台了,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入我龙虎门。”

    陈有才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这不会是做梦吧?

    龙虎门的掌门,亲自邀请自己入龙虎门……

    欧阳怜衣居然还亲自为自己疗伤,这分明就是梦境。

    龙行又是一阵抚慰:“陈兄弟现在先好好养伤,万事都等到伤好之后再说。”

    龙行可是老江湖,懂得什么是张弛有度,陈有才这种江湖小白如何能挡得住这种怀柔攻势,三言两语就已经对龙行以及龙虎门感激凌涕。

    突然,房门被重重的推开了,一个弟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直默默为陈有才治伤的欧阳怜衣突然脸色一冷,脸色冰寒的哼了声:“滚出去。”

    欧阳怜衣的身份虽然不如龙行那般尊贵,可是在青州城也是说一不二的人。

    那弟子被欧阳怜衣一训,连忙低下头,不敢出声。

    龙行眉头一拧,瞪了眼弟子,带头走出厢房:“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随我出来再说。”

    “掌门,白公子来了。”

    “什么?他怎么这么快来?你师兄去送信应该也要明天才能一个来回吧?”

    “不是……大师兄还没出城,就遇到白公子的。”

    “嗯?难道是白公子知道了消息?”龙行自言自语一番,转头道:“带路。”

    龙行赶到前厅的时候,看到白晨正坐在客位上,龙图笑则是陪坐在一旁。

    只是看白晨的脸色,淡笑中带着几分冷意,心中暗討,难道是他已经知道了此事?

    白晨站起来抱拳迎接龙行:“龙掌门,打扰了。”

    “白公子这话可就错了,龙虎门与你可非泛泛之交,龙虎门的大门随时为白公子敞开,白公子什么时候想来就来,说打搅也未免太客气了吧。”

    白晨皮笑肉不笑的耸了耸脸皮,龙行瞥了眼陪坐一旁的龙图笑,龙图笑微微摇了摇头。

    其实龙图笑也是相当纳闷,自己还没出城,白晨是如何得知城中发生的事的?

    不过一路陪着白晨回来,看白晨心情不佳,所以才没把事情说出来。

    “此次叨扰龙掌门,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我兄弟与妹妹昨日来青州城,而我又恰恰回去,正好错过交集,还请龙掌门帮忙打听两人下落,他们应该昨日就已经到了青州城,若是没意外,应该在哪家客栈落脚。”

    原来他还不知道,那他这脸色是使给谁看的?

    龙图笑与龙行全都在心中暗討,多半是途中遇到什么不快的事情了吧。

    龙行故作惊异:“白公子的妹妹,可是叫做阿岚?”

    白晨一愣,意外的目光看着龙行:“原来龙掌门见过我妹妹,她现在在哪里?请龙掌门为我指路。”

    龙图笑很配合的低沉下眉梢,脸上悲愤交加。

    白晨不由得担心起来,看龙图笑与龙行的脸色,似乎不是遇到那么简单。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龙行低沉的说道:“白公子,请随我来。”

    白晨连忙动身,随着龙行脚步走去。

    很快,在龙行的带路下,白晨就闻听到阿岚的抽泣声。

    白晨推开房门,就看到阿岚咽喉上抱着纱布,满脸泪痕,一个龙虎门女弟子正哄着阿岚。

    可是阿岚一看到白晨到来,泪水便如倾泻的山洪,一发不可收拾。

    “白晨哥哥。”阿岚已经飞扑到白晨怀中,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白晨连忙保住阿岚,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无比,不过对阿岚,还是保持着仅余的一点理智:“阿岚,你大哥呢?”

    “大哥被坏蛋抓走了。”阿岚含糊不清的哭说着,泪如雨下,又是抹眼泪又是摸鼻涕。

    龙图笑看到白晨的脸色,知道效果已经够了,脸上依旧一阵自责:“此事都怪我,若是我早些知晓阿岚与那位兄台是白公子的兄弟,也不至于闹到这等地步。”

    身旁的女弟子也是相当配合:“这么小的孩子,那些人怎能下的了这等毒手。”

    龙图笑与龙行突然感觉到一股灼热气息,立刻看到白晨抱着阿岚背后的手,居然隐隐闪烁火光。

    “阿岚不哭,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岚哭哑了嗓子,哪里说的清楚,白晨只能回头询问龙图笑。

    龙图笑则是一脸自责的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并且还略有添油加醋,反正将所有的错误全都推到铁卷派的头上。

    阿岚又哭腔的帮势,白晨的脸色已经将至冰点,杀人的目光凛然而露。

    “对了,不知道那位保护阿岚的朋友,伤势如何了?”

    龙行一声长叹:“那位陈兄弟伤势奇重,差一点便伤及心脉,好在我以疗伤丹药稳住那位陈兄弟的伤势,如今命是捡回来了,可是还是相当危险。”

    “麻烦龙掌门了,多谢龙大哥相助,能否带我去见一见那位兄弟。”

    龙图笑看了眼龙行,轻轻点点头,龙行犹豫再三:“那好吧,不过那位陈兄弟的伤势不轻,情况还不怎么稳定,最好不要打扰到他。”

    “没事,治伤我在行,只要人没死就好。”白晨自信的说道。

    “白公子的手段,我自然是相信,只是铁卷派那边,我先前派去要人,他们却再三推诿,似乎不愿交人。”

    白晨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冷厉:“人,我自己去要,就不劳龙掌门了。”

    “那白公子可要快了,你那兄弟把铁卷派的人伤的不轻,铁卷派怕是会对你那兄弟不利。”

    白晨轻轻抚慰阿岚,一面又冷冷哼道:“他活该!”

    (厚颜无耻的求三江票和推荐票,各路大侠交流群:31624799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