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65.今日提亲

    清晨,云以凝早早梳洗完毕了,她今天要回云府一趟。

    看着镜子里的她,白皙嫩滑的皮肤,清澈如水的双眸,小巧秀气的鼻尖,娇艳的红唇,已经上完妆的她,清秀明丽中带着一丝女人的妩媚,她的嘴角一直微微向上翘起完美的弧度,带着幸福的色彩。

    东方说他今天要去云府提亲,她必须得回去一趟。

    虽然她不一定要在场,可是她真的好想看看他是怎么征求她爹爹云义天的同意的。

    带上小桃,径自出了宫,畅通无阻,这让云以凝心里又犯了嘀咕,东方辰烨到底是怎么做到让皇上同意她出宫的,甚至还如此轻易的放她离开?

    虽然出宫的时候还是清晨,可是回到云府的时候,集市上已经是有不少人了,这个时辰,不算很早了。

    刚刚进了云府的大门,便听到大堂里传来一阵十分尖细的咆哮之声,她往大堂走着,可以依稀听到钱澜的声音。

    “老爷,现在云以凝怀了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一会儿等风云山庄的庄主来提亲,若是被人家知道了凝儿已经怀了孩子,这婚事不仅成不了,而且这等丑事还会被穿出去!到时候不仅是凝儿的声誉受损,整个将军府的名声也没了啊!”

    云以凝越听越觉得好笑,这个钱澜还真是没脑子啊,以为她怀孕的人,只有皇上知道,还有那个太医。可是皇上早已封口,万万是不可能穿出去的。

    那么钱澜是怎么知道呢?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下毒人就是她,要么就是云启菲,或者是她们一起。

    “不要再说了,我已经答应了东方公子,现在也不会临时反悔!凝儿是我将军府的千金,如果东方公子不接受,那他也配不上凝儿!老夫自会为凝儿自寻佳婿。”

    “老爷,凝儿肚子里有了野种,哪家公子还会娶她?!老爷,你听我一句劝,趁着凝儿的肚子还没有大起来,赶快把她嫁到京外的小户人家去吧!这样对她也好啊!”

    云以凝又听到里面又一声瓷杯摔碎的声音,接着便听到一阵斥责,“你给我闭嘴!老夫真是对你失望之极!以往过去,凝儿一直在云府隐忍你的刁蛮,她不说,不代表老夫就毫无察觉!到现在,你居然还是这样!凝儿她毕竟是云府嫡女,她的婚事老夫自有分寸。你若是再多说一句,老夫就将你和菲儿一起关禁闭!”

    听到这里,云以凝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她知道,爹爹总是会维护她的。

    她从拐角走出来,走进了大堂里,她的出现,毫不意外的引来了钱澜记恨的眼神。

    “凝儿,你怎么回来了?快上茶!”云义天看到云以凝走进来,他的脸上出现了笑意,招呼着奴婢上茶。

    云以凝走近,脸上有些娇羞。她坐在大堂的副座之上,她又一次自然地忽略了钱澜的存在。“爹,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爹爹明知道今天有人要来。”

    钱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旁边,脸色涨红,十分气愤。无奈无人理她,她又不敢再次出声,害怕再一次激怒云义天。

    “哼,谁知道人家东方公子来不来啊,就算他来了,若是知道了你这肚子里有野种,他估计对他要提亲的决定感到反悔万分啊!”

    云以凝淡淡地问道,语气十分平淡,好像钱澜说的人与她无关,“你说够了没?”

    云义天也很是不满,他低吼道,“你现在就给我下去!”

    “老爷!妾身说的都是事实啊!云以凝做出如此不齿之事,老爷不仅不怪她,反而还处处维护她,那菲儿呢?菲儿也是你的孩子啊!而且菲儿现在还在柴房关着,这都多少天了,你不允许给她送吃送喝,菲儿都瘦成什么样了?老爷你去看过菲儿一眼吗?现在妾身只不过说说事实,老爷你就要赶妾身走,这不公平!还有老爷,你只顾着给云以凝安排婚事,那菲儿呢?菲儿的终身大事怎么办?”

    云义天只是沉默,他也是恨铁不成钢,但是菲儿确实也是他的女儿,他如何不心疼呢?

    坐在副位上的云以凝笑了,她的妆容明媚,一笑更神似四月天,晴朗美丽。

    “我做出不齿之事?哈!云启菲入住清河王府长达几个月,那就不是不齿之事?现在只不过关她几天,就是不公平?云启菲她自己不懂自尊自爱,现在自作孽,嫁不进清河王府,那是她没本事!跟爹爹安排不安排她的婚事有何关系?!”

    钱澜的火气也起来了,她没有顾忌贵夫人的形象,大喊反驳,“你没有做不知羞耻的事情吗?你还怀上了别人的野种!你嫁过清河王,现在还失了清白,如果我是你,我恐怕早就没脸见人了!那个东方公子估计也是被你所骗,他如果知道,你以为他还会娶你吗!”

    “夫人所言差矣。凝儿我是必然要娶的。”

    一年轻男子的声音穿了进来,众人望去,来人气质卓绝,绝代风华,更是有天人之姿。

    东方辰烨走了进来,一身白衣的他儒雅潇洒,他朝着坐在主位上的云义天作了一个揖,风度翩翩的说道,“在下东方辰烨,今日特来向云府提亲,愿娶云以凝为妻,与她携手一生一世。”

    云义天对东方辰烨看上去十分满意,他招呼着下人上茶,上下打量着东方辰烨。

    钱澜依旧站在原地,她此刻是真的有些愣住了。听说过风云山庄的庄主很是优秀,可是她没有想到此人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均是上上,甚至可以说他的魅力远远超过了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将军,我此次来,也是来下聘礼的。”东方辰烨看向大堂外,门外正有些家仆搬着聘礼进门。

    云以凝和云义天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有一个家仆将大大的箱子搬进大堂来,打开前六个大箱子,六个大箱子的纯金条几乎要闪了众人的眼。

    云以凝一脸懵圈,她的眼睛都直了,“(⊙o⊙),怎么这么多金条!东方辰烨!你不会是搬了国库吧!”

    云义天无奈,他扯了扯云以凝的袖子,示意她矜持。唉,他这女儿也太没见过世面了吧,黄金就让她惊讶了?虽然。。。这金条确实很多啊。。。

    “这是我的家当,但这只不过是聘礼的小小部分,登不上台面。”他边说着,边让下人把大堂里所有的箱子打开,而大堂里放不下的箱子,就暂时放在大堂门口的院子里了。大箱子几乎要摆满了通往大堂的路。

    云以凝站了起来,她走过大堂里的一个个箱子,目瞪口呆地绕了一圈走了回来,一箱箱金子,一箱箱银子,一箱箱玉器花瓶,一箱箱她喊不出名字的奇珍异宝。。。(⊙o⊙)她又眨巴眨巴眼睛,扫了一眼大堂外许多的聘礼大箱子,整个人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

    她再次站在东方辰烨的面前,“你不会是把你的聚福楼给卖了吧?我的提成怎么办?”

    东方辰烨被她的认真打败,她真是个小财迷,这么多的金子银子还不够她花?还惦记她那点儿提成的小银子。

    他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她在他面前嘟着嘴巴,像是一个要糖吃的孩子。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语气宠溺地说道,“丫头,聚福楼还在,你的银子一文也少不了。”

    “那就好,劳工工资可不能拖欠!”

    “你嫁给我了,聚福楼都是你的。”

    “不要不要,我只要我应得的那部分。”

    “这怎么办呢?你嫁给我,就连风云山庄都是你的,何况是风云山庄开的聚福楼呢?”

    云义天将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得清楚,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小子对凝儿好,他也就放心了。

    “呵呵,你们俩别站着说话了,快坐下吧。”

    东方辰烨点点头,他坐在云以凝的旁边,“将军,这些聘礼只不过是聘礼的一部分。真正的聘礼是整个风云山庄以及风云山庄所经营的所有产业。”

    云义天满意地笑了,他不是在乎这些银子、财物,是觉得东方辰烨愿意把他的所有交给凝儿,这说明在他的心里,凝儿比他所有的东西都重要。

    “不错,但是老夫得问问凝儿的意见。凝儿,怎么样,你对这门亲事有何想法?”

    云以凝还处在游离状态,摆在她面前的金银简直要恍晕她的眼,她前世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市民,何时见过这么过纯金银啊。

    还有,他上次说的要以整个风云山庄为聘,她自己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道他今天真的这么做了!

    她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这个表情,让云义天纳闷,让东方辰烨不安。

    等了几秒,云以凝慢吞吞地说出几个字,“你可别让我管山庄的所有事啊,我怕麻烦!”

    这一席话,让东方辰烨无奈的笑了,他的小丫头啊,真是让他宠上天了。

    “好好好,你是庄主夫人,我这个庄主就是你管家好不好?代管事物好不好?”

    云义天也自然地笑了,他看得出来,凝儿嫁给东方辰烨,相信会很幸福。

    “那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多谢岳丈大人,小婿有礼了。”东方辰烨合时宜的站了起来,朝云义天行了礼。

    云以凝的脸上也浮起两朵红云,她是真的要成为他的妻子了吧?

    旁边站着一个人,冷眼旁观这一切,一句讥讽微微破坏了此刻欢喜的气氛,“云以凝都怀了其父不详的野种了,东方公子要娶她,还真是气度非凡啊!”

    东方辰烨虽然面色平静,但他全身却散发出了丝丝冷气,似乎非常不满钱澜的抹黑。

    “凝儿没有怀孕,她中了喜寒毒,这种毒会让女子产生喜脉的脉象,并且会时女子的肚子慢慢变大,也会有恶心呕吐的症状,跟怀孕的状态无异。但实际上,这种毒会冲乱全身的血脉,使人时常感到冰冷异常,等到十月之后,中毒的人便会产出一团血水,继而死亡。”

    云义天的鹰眸咻的睁大,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说凝儿中了这种毒?这,这可如何是好!李管家,快,快找大夫来!去把京城最好的大夫都请过来!”

    云以凝摇摇头,她对云义天说道,“爹爹,不用了,东方会医术,这种毒他也会解,所以没事的。”

    云义天的视线转向东方辰烨,他的声线有些震惊的颤抖,“凝儿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能解了她的毒?”

    “是。这种毒,我曾经云游之时,见过一次。所以岳丈大人,不用担心,凝儿没事的。”

    云义天长舒一口气,他的表情瞬间松懈下来。“那就好,那就好。。。”

    反观钱澜,对东方辰烨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她脸上不知是笑是哭,若是仔细揣摩,会发现,那是一种不敢表现出来的不甘。

    云以凝将钱澜的表情看得清楚,她对着钱澜冷笑两声,“你是不是很失望?”

    钱澜站在角落,本以为没有人会看她,被云以凝忽然问道,她的脊背忽然一僵,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什、什么失望?你可别冤枉我!”

    云义天也是严肃起来,他问道,“凝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爹,你还记得你进宫看我时,在宫门口,云启菲给了您一盘冰梨膏,让您带给我吃吗?”

    云义天想到这里,眉头紧锁,他看凝儿一脸笃定的表情,他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

    虽然云义天不想相信,可是他却依然问了出来。

    “那盘冰梨膏里面有毒?”

    云以凝没做表示,她让小桃进来,拿出了之前用布包好的一块冰梨膏,递给东方辰烨,“烨,你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喜寒毒。”

    东方辰烨接过来,他捏下冰梨膏的一小部分,放在指腹间细细研磨,果然看到一些白色的颗粒被呈现在指腹间,他闻了闻气味,有细细磨了磨颗粒,果然颗粒变成了黑色。

    “恩,不错,这里面确实夹杂了喜寒毒的成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