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十八章 酒醉桃源居

    两人顺眼望去,果然露台两侧,还搭建了石桥通往悬崖侧,两侧悬崖壁上居然凿挖了十多洞,里面全部是一间间单独的房舍,而在房舍的靠山面,又一条长廊接通这十多间房舍。

    祝小丹笑道:“你们不说吃的还好,一说吃的我才记得我已经饿得没有知觉了。”

    燕无平道:“好,我去找吃的来。”说罢很快就搬来一张圆木桌子,转身到房舍里去取食物。

    片刻,燕无平就找来了一些干牛肉,还有用泥土包好保存的花鹿腿,和一些瓶子封好的菜果,居然还有一小坛酒。

    三人围着圆桌子坐下,倒上美酒,就着鹿肉牛肉,便在露台上吃了起来。

    燕无平似乎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点牛肉,便向两人道:“你们吃完就自己在左侧这边找个空房间休息吧,右边的房间是放一些腌肉的气味比较大,我去把马车安顿好。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人上山了,还是要小心为好。”

    木彩蝶和祝小丹吃得津津有味,连连向燕无平点头。

    燕无平上到了小土坡,回到刚才的地方,把马车拉到小树林里,找个树干密集的角落,拴好马。这才慢慢走进离教的旧总坛。

    燕无平的父亲是离教总坛的一名厨师,燕无平打小就在离教长大,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父母就去世了,离教给了他所有的一切,甚至在他满十三岁以后还安排了他在厨房做事。

    少阳山有他的一切记忆,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大殿上的每一块被火烧得漆黑的砖石,他都曾踏足过。

    院子里的每一颗被砍断了倒了的树木,他都曾淋浇过。

    他原以为他会永远呆着这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闭起眼,想象着从前这里的模样,那整齐的绿瓦白泥屋舍,那争艳的紫红百花院,那宽阔的花岗石演武场。

    如今一切已经面目全非,心里自然惆怅万分。

    “你一定要答应我!”

    “一定要为离教报仇!要光复离教!”

    “我们输给太坤门,不是因为我们的实力比他们差,而是因为他们有一把曲天尺!”

    “六大神器得其一便可令天下震撼!你要想办法找到其余还没现世的六大神器!”

    “只有这样,才能和他们逐鹿天下,造福天下苍生!”

    “我不行了……你走吧,太坤门的人就要追到这里了。”

    “你先走,一定要保住你的命,以后想办法回到这里,去到树林后的那个小土坡,找到那条地道……这是我们离教祖传的圣堂之地。只有教主才知道这个地方。”

    “我们离教几百年相传下来的秘密,全部在那个露台右侧最后的三个房间里,掌门信物也在里面!”

    “记住我的话!”

    离教教主楚大云临时前的话时常在燕无平耳边响荡着,他永远无法忘记。

    他也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离教被灭,尸体遍地,他在火海中趁乱背了楚大云下山。

    那一天,少阳山上一片鲜红色。是红色的血?还是红色的火?已无法分清。

    楚大云死了,他却不能死。

    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厨房伙计。

    他肩负着离教的担子,千斤重的担子。

    他要去做离教未做完的一切:剿灭太坤门,给天下苍生一个和平的世界。

    不知不觉燕无平走到了后院,发现这后小半截楼居然没烧光,连楼梯都还很完整。

    他步上楼梯,到了二楼,慢慢在走廊,仔细回忆以前的光景。

    走到长廊尽头,是一个大房子,燕无平走进去一看,布置得挺精致,窗台摆着张古琴,早已布满灰尘,窗柱子也断裂了,风吹得摇来摇去。房间角落却摆着一个石玉梳柜台,一面铜镜子靠墙竖立着。也已变形破裂开了。

    看到这面镜子,燕无平心头一动,这才想起这间房子是楚大云的掌上明珠楚曼曼的闺房。

    他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多才多艺的女子,楚曼曼和燕无平同年,都是十八岁。两人小时候还经常和离教其他的小孩子在一起玩,经常跑到小树林里耍。

    楚曼曼自小就喜欢学武,但楚大云却极力反对,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卷入江湖血腥之中。

    所以在楚曼曼六岁的时候,楚大云就把她送到了昆仑山上拜名师学琴艺。

    这位楚大小姐的琴艺冠绝天下,到了十三岁回到少阳山的时候便已名满天下。

    太坤门在少阳山发起突然袭击的时候,这位楚大小姐,和离教的大部分人一样毫不知情,还在房间里弹琴,以至于最后香消玉损。

    想到这里,燕无平更是感概不已,他虽然出身低微,只是个厨师的儿子,当楚曼曼自小就一直当他是好朋友,两人交情挺好。

    燕无平每次到后院子送饭菜,都会驻足偷听一会她悠然的琴声。

    楚曼曼也经常放下教主千金的架子,偷偷跑到厨房帮他洗菜。

    燕无平走到那破烂残碎的木窗前,看着那把古琴,琴很精致,极其短细,长仅四寸不足。琴底还刻了个凤凰的图腾。

    他见琴弦上沾满了灰尘,忍不住伸手去拂了一下。

    “啷!”古琴发出一声长吟。

    燕无平不禁苦笑。

    叹世事无常,琴声虽如旧,人音再无闻。

    他拿起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放入怀里,便走了出去。又在旧废墟里走了许久,这才回去。

    回到小土坡下面的悬崖露台的时候,天已快要黑了。

    祝小丹和木彩蝶却还在睡觉,她们吃饱以后就在左侧一人找了一间房舍。

    等到她们睡醒出来的时候,燕无平已经准备好晚饭了。

    祝小丹这时已经换了件淡蓝色的素长袍,她心情简直好极了,一屁股坐下来,夹了块风干的鹿肝放在嘴里嚼着,笑道:“燕大哥,这个地方还真好的啊,居然还有个浴室。”

    她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给木彩蝶也倒了一杯接着说:“刚我洗了个澡,可舒服了。我前些日子一直关在太坤门的地牢里,多少天没洗澡啦。”

    木彩蝶浅浅地喝了口酒,望着燕无平道:“教主,我看这里绝不是一般的地窖,规划太齐整了,而且外表太隐蔽,我估计这里已经建成几百年了。”她似乎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燕无平不由心一动,笑着解释道:“小蝶,这个地窖啊,据说原本是个牢狱,是离教专门关押本教的叛徒,确实是几百年前建好的。那一间间的房舍,就是用来关押犯人的。”

    他也喝了口酒:“只不过后来,离教的教规清明,教徒都自律守规,慢慢就用不上了,最后就变成了厨房专门放东西的地窖。”

    祝小丹边嚼着鹿肝,边点头道:“对!不然木姐姐,你说谁那么无聊会跑到这里呆着啊?”

    木彩蝶看着露台外,此时天空已暗,明月挂起,照得山峰似雪般亮,四下幽静清爽,空中繁星点点。

    不由叹道:“此处的风光,只怕世上真找不到第二处,我真情愿永远住在这里,夜夜对着这明月清风。”

    祝小丹听了摇了摇头,哈哈大笑:“木姐姐,风月再美,终究无情,我倒宁愿有你们相伴,哪怕身处地牢,都会觉得舒坦自在。”

    燕无平也鼓掌笑道:“小蝶,你若喜欢在这里住下去也无妨,就怕你会孤寂无聊,得先找个意中人相伴哦。”

    木彩蝶给两人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了,道:“教主,我也知道咱们是来这里避几天风头的呢,怎么可能长久住下去。”

    她突然想起今天燕无平和祝小丹二人几乎谈了一个上午,也不知道谈什么计划,接着问:“对了教主,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燕无平呆了呆,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沉默半响,才道:“我还没想好,住几天再说吧。”

    木彩蝶见他似乎不愿多说,也就不问了,连忙站起来帮教主又斟满一杯酒。

    三人,半坛酒,围坐木桌,望群星孤月,尽述平生旧事,竟醉到天明方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