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四十二章 血绫洗江河

    这实在太恶心了!

    擂台下的人大多是汾水镇的居民,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大部分人腿都吓软了,呆在原处动弹不得。

    稍微有些胆大的还能挣扎着往家里跑,顿时擂台场内几乎跑了三分之一的人。

    左常越赢了这局以后,自然成为了擂主,此时正坐在台上的太师椅里,神态悠闲,正等着别人上来挑战。

    他这一掌,对于燕无平这些绝顶高手来说,虽然是微不足道,但对于普通的练武者来讲,能一招毙了刘谷,而且竟然化成血雨死无全尸,已赫然称得上高手之列了。

    坐在擂台下座位前排的一个年轻人横着眉看着台上的左常越,正想站起身,却被坐在他身旁的一名中年人喝止了:“空儿!给我坐着!”

    “爹!你看这小子太嚣张,我上去教训他一下!”那年轻人怒气冲冲地说,他正是红绫堂的少主江河空,旁边的中年人是他爹,也就是红绫堂的堂主江红绫。

    一锻血绫布,红透半江河。

    这方圆四百里,没听说过这句话的人,也许一个都没有,连还没进学堂识字的小孩,都念得出这句话。

    江红绫原本是汾河边一个村落里的贫穷少年,四岁的时候父亲便离世,他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

    在小红绫七岁那年,汾河发大水,把家里的几分薄田都给淹没了,江红绫的母亲为了生计无奈之下,带着小红绫到当地最大的那个地主家里当奴仆,母子两人在地主家受尽屈辱。

    有一次,小红绫的母亲给客人上菜的时候,不小心打烂了一个碟子,地主火冒三丈,竟当众把小红绫的母亲衣服扒光了,用鞭子狠狠抽打,打累了,又吩咐下人继续打,等到下人也累得喘不了气的时候,小红绫的母亲已没有了气息。

    小红绫当时目睹了这一切,忍不住冲去咬地主的手,却被地主一鞭子狠狠抽过来,正好打在小红绫的左眼上,连眼球都被抽碎了。地主吩咐下人们把小红绫扔到汾河里喂鱼。

    从此,再没有人看见过江红绫。

    被扔下汾河里的那一年,他才十岁。

    九年后,在地主的儿子新婚大喜之日,新郎和新娘正在拜堂,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一件怪事。

    新郎和新娘刚对拜完,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条白色的绫带突然从天而降,从新郎新娘的脖子轻轻飘过。

    然后,新郎和新娘的头颅就随着绫带霎那间离开了身体,鲜血喷满了整个大堂。

    接着,一个独眼的少年也从天而降,他只有一个右眼。

    那只没有眼珠的左眼眶,如地狱般空洞幽怨。

    他不停地挥动着手上的白绫带,如嫦娥仙子般舞动,白绫带如一条银色的飞龙在整个村庄的上空乱串。

    地主的全家,来赴宴的客人,整个村庄的所有人,他们的头颅,都随着这条白色的绫带,飞射到空中。

    所有人都死了。

    死在这条白绫带上,死在这个独眼少年的手里。

    不,这不是白绫带,因为最终它已被鲜血染红。

    变成了红绫带!

    村庄里流满了鲜血,一直流淌到汾河里去。

    那一天,甚至连汾河也变成了红色。

    一锻血绫布,红透半江河。

    后来独眼少年来到汾河镇上,想投靠离教,但离教恨此人过于心狠手辣,杀虐过重,没有收留他。

    他愤怒之下,结交了许多土痞,创建了一个帮派——红绫堂。

    自从红绫堂便在汾河镇东上扎起根来。

    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个独眼少年,就是当初的小红绫。

    他的武器,就是一条红色的绫带!

    可惜他这样的小帮派,在离教的管控下却毫无作为,如今离教被太坤门灭了,太坤门又看不上汾河镇这样的小地方,竟不派日旗进镇驻守,江红绫终于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要掌管汾河镇,要成为这个无主之地的主人。

    但镇西的无阳会与红绫堂实力相当,也不愿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一山不能容二虎,一镇又如何能容双主?

    双方无奈之下,只好用擂台赛这种最原始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我教了你多少次了!”江红绫眼里尽是阴森狠毒的神色,“作为红绫堂的少堂主,做事不能太冲动,一定要学会判断形势!要学会忍!冲动容易让敌人掌握先机,对自己不利!”

    儿子的弱点,父亲太清楚了。

    江河空低头道:“是!爹,孩儿知错了。”

    江红绫眼里还是没有一丝缓和的颜色:“我们必须要等!我们的目标是无阳会!如果你现在就上台,消耗了不仅仅是自己的体力,而且你武功的破绽也会被无阳会发现,如果他们了解了你的破绽,那和你交战起来,你只会更吃亏!”

    江河空道:“爹说得极是,只是,万一我们不上台,无阳会也在等,那岂不是让台上这个小子得了渔翁之利?”

    江红绫鼻孔里哼了一声:“这姓左的小子,掌力稀松得很,我感觉附近有很多高手,放心吧!他们不会让这小子如此血腥杀下去的。”

    他停了会:“一会有人出头的。我估计姓左的小子,最多两局之内,必定死在台上!而且会死得很难看!”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身影已然飞到台上了。

    没有人看得出这个人是怎么飞到台上,准确地说,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他已经站在台上很久很久了,只不过,你们现在才看到而已。

    左常越依然面带笑容,道:“这位兄弟,轻功不错啊,请问尊姓大名?”

    “梅!落!雪!”雪字刚说完,那人的掌已到左常越的胸口。

    这一掌,连台下不会武功的都看明白了。

    厉害啊!这一掌!

    先不说这电光火石般的速度,这掌击出的时候,这个自称梅落雪的人身上就弹出一股混沌之气,立刻把左常越包裹得密不透风。

    就算连不会武功的人都猜得出,只要他的掌接触到左常越身上,这团混沌之气必然会像面皮包裹馄饨馅一样,把他死死压挤在里面!

    是压成饺子,还是挤成肉饼,这就得看梅落雪的心情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