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六十三章 一曲凤绝鸣

    燕无平一听到居然是凤绝鸣这首曲子,心头一震。

    若晴天霹雳般激动!

    因为这首凤绝鸣,天底下只有楚曼曼一个人会奏。

    但是楚曼曼在太坤门血洗少阳山那天,就应该已经死了。这世界上再没有其他人会弹奏这首曲子。

    可是如今,在这个汾水镇的荒外,这片漆黑的乱坟场,居然传来这首曲子。

    更让人惊奇的这琴声居然还是从地下传来的,这难道不是见鬼?

    难道是楚曼曼阴魂未散?在此幽怨奏琴?

    这弹琴的不管是人,还是鬼,只怕都和楚曼曼有些渊源。

    想到这,燕无平站了起来,准备向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就算是坟墓,也要一定要揭开棺材看个仔细。

    “给我站好,别动!”

    突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如鬼魂般在燕无平身后响起。

    紧接着一件寒冷的物体抵触到燕无平的后脖子上。

    燕无平大吃一惊,他跟踪那两位少女,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在身后,自己竟然毫不察觉。

    看来身后人若不是鬼,轻功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江湖翘楚了。只是他这声音,听起来冷冰阴森,喉咙似乎有些沙哑,似乎不是女子的声音。

    燕无平强作镇定道:“这位朋友,恐怕你是误会了,我只不过……”

    “住嘴!”

    身后人低声喝道:“把眼睛闭上!”

    燕无平不由有些纳闷:让我把眼睛闭上?莫非是想宰了我?

    他还在犹豫,可是后脖子上那件寒冷的物件用力抵了他一下,那股寒气直刺入骨,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赶紧把眼睛闭起来。

    身后人突然又用那件寒冷的物件迅速在燕无平后背敲了几下,顿时封住了他上半身的经脉,动弹不得,只是下半身还能走动。

    燕无平不禁心中苦笑,这次真的是栽到阴沟里了。

    身后人却似乎用了一块布系在了燕无平的头上,正好把他的眼睛给挡住了,这样燕无平就算睁开眼睛,也完全看不到东西。

    系好那块布以后,身后人又开始命令了:“向前走十五步!”

    无奈,燕无平只好照着做,现在只怕身后就算是一个小孩子,都有办法置他于死地,他开始后悔了,自己实在不应该跟踪那两位女子来到这种鬼地方,人跟丢了,自己还做了别人的俘虏。

    “向左走三十步!”

    “向右走二十五步!”

    ……

    身后人指挥着燕无平走来走去,终于停下了,此时那原本断断续续的琴声,却听得更清楚了。

    燕无平忍不住问道:“朋友,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咱们素不相识,我并没有害人之心。”

    身后人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过来一会,突然听到“隆隆隆!”的声音,似乎是石头转动的声音。

    “往前走二十步!”神秘人又开始命令了。

    燕无平这次一听,心里震惊之余,也多了一些钦佩。刚才神秘人还在他的身后,可是现在说话的位置,居然在他前面二丈开外。

    他是走过去,还是跳过去的,燕无平居然一点都察觉不出,连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之前燕无平学了几天的凤寻巢,自认为自己的轻功就算不是绝顶高手,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了。

    何况他本身有楚大云六十年的内力,如果假以时日多加修炼凤寻巢的身法,那挤进当世十大轻功高手之列只是迟早的事,这是祝小丹的说法。

    可是现在这个神秘人,轻功之高已然超出了燕无平的认知。他不禁有些沮丧,觉得自己就算再练多几年,恐怕都难于望其项背。

    他很听话地往前走了二十步,不多不少,当他停下来的时候,“隆隆隆!”再次响起了石头转动的声音。

    燕无平心想,这一定是个机关在转动,说不定就是一道门,刚才神秘人飞身到两丈开外,就是触摸了机关,然后命令自己走进来以后,现在又把门关上了。

    此时琴声却似乎不是从地下传来的了,听起来就像在隔壁房间弹琴一样。

    随后,两个轻盈的脚步声走近了,其中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跟我来!”

    燕无平怔了一怔,问道:“是说我吗?”

    “不是说你说谁啊!”女子有些不耐烦。

    说罢她就开始走了,幸好她走路的声音不算小,燕无平就跟随着那脚步声走着,似乎走过了几道门,绕过一条长廊,那女子才停下了脚步。

    奇怪的是之前那个神秘人似乎没有跟着一起来。

    一双手轻轻地将燕无平头上的布解了下来。

    燕无平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处身于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堂里,四处挂满了水晶宫灯,将大堂照耀得如白天一样地明亮。

    面前两侧站立着数十个女子,清一色的粉红色长裙,脸上都戴着粉红色的三目鬼头面具,这些面具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狰狞恐怖,当中却有一个白衣女子,端坐在木椅上,也戴着面具,她面前的柳木桌子面上,搁着一把雕琢精致的琴,身后的那面墙壁上却雕刻着一个大大的凤凰图腾。凤扑翅端首,甩尾朝天,姿态优美,只是这凤凰图腾,燕无平看着觉得挺眼熟的,不知在哪里曾见过。

    接着他又定睛一看,那白衣女子正是无阳会主,她正用一双寒冷似冰的眼神瞪着燕无平。

    果然无阳会的老窝就在这里!

    忙了大半个晚上不睡觉,总算找到了,渴死燕无平却高兴不起来,自己现在上半身还动弹不得呢,这下可好,白天还在擂台上拆了人家的台,把人家打败了。

    打败了也就罢了,还把人家一个女孩子的面具给揭了,露出了最不美好的一面在大众眼前。

    就这样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人家的武器给抢走了,背在自己的背上。

    而自己,现在就像一头洗得干干净净的羊羔,被绑着四肢送到了屠户的屠案上,这叫他怎么高兴得起来呢?

    至于无阳会怎么对待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汾水镇新镇主,还真不好推测,首先荡月弓肯定是要拿回来的,这么好的机会,不拿白不拿。

    拿了荡月弓之后,那也要灭口才合理了,总不能放虎归山吧?

    等灭了口以后,那再顺手牵个羊,名正言顺地得到汾水镇的管辖权,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啊,擂台赛的第一名无缘无故消失了,那由谁来接管汾水镇?自然是擂台上的第二名了。

    这些可能性在燕无平脑海里快速闪过,他几乎可以想得到自己的下场了,只是实在想不到自己居然葬身此地。

    离教的血海深仇,天下兴亡大任,他还来不及做,他不想壮志未酬身先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